當前位置:首頁歷史趣聞 → 八國聯軍是哪八國:八國聯軍侵華戰爭過程(圖)舉報

八國聯軍是哪八國:八國聯軍侵華戰爭過程(圖)

作者:admin    來源:用戶投稿    時間:2019.1.29       瀏覽: 7667次

八國聯軍是哪八國:八國聯軍侵華戰爭過程

八國聯軍指當時的的【】為首的八個主要國家組成的對中國的武裝侵略戰爭。

八國聯軍侵華戰爭是指1900年(清光緒26年)在慈禧太后宣戰下,英、法、德、美、日、俄、意、奧(奧匈帝國)等國派遣的聯合遠征軍,為鎮壓中國北方義和團運動而進入中國所引發的戰爭。八國聯軍的行動,直接造成義和團的消滅,以及京津一帶清軍的潰敗,迫使慈禧太后挾光緒帝逃往陜西西安;最終清朝與包含派兵八國在內的11國簽訂《辛丑條約》,付出龐大的賠款,并喪失多項主權。華北大亂之際,東南各省督撫自行宣布中立,從此清中央政府權威低落,漢族權臣抬頭。戰爭也引起了列強在華勢力的變化,并一定程度上導致了日俄兩國為爭奪中國東北及朝鮮利益而引發的日俄戰爭。

前期由英國海軍將領西摩爾率領,開始時總人數約3萬人,后來有所增加。此事件最后以大清王朝戰敗,聯軍占領首都北京、清廷政府逃往陜西西安,談和后清朝付出白銀4.5億為終。

八國以日本派遣的軍隊人數最多,派遣士兵約23000人,軍艦約18艘,陸戰隊約540人總派遣的軍隊人數為23540人,奧匈帝國派遣的人數最小只是象征性派遣75人,日本成為八國聯軍的主力。

八國聯軍侵華是指在19世紀末,帝國主義掀起了瓜分中國的狂潮,激起了義和團反帝愛國運動。為了鎮壓義和團運動,擴大對華侵略,英、法、德、奧、意、日、俄、美八個帝國主義國家借口清政府排外,聯合進兵中國。1900年6月,八國聯軍攻占大沽炮臺;7月,攻陷天津;8月,占領北京。侵略軍在華屠殺人民,掠奪財物,踐踏中國主權。清廷慈禧等人逃往西安,派李鴻章等人乞和。11月,侵略軍增至10萬分別入侵山海關、保定、正定等地,并進兵山西。沙俄還單獨出兵17萬分六路入侵中國東北。1901年9月,清政府和帝國主義簽訂了喪權辱國的《辛丑條約》。

  八國聯軍聯軍進犯

光緒二十六年三月(1900年4月),義和團剛在北京近郊發展起來,俄國公使就提出鎮壓。美國、英國、法國、德意志帝國各國公使也奉本國政府密令,聯合照會清朝政府“剿除義和團”,并將艦隊聚集大沽口進行威脅。5月間,義和團在京津一帶迅速發展,越來越多的清軍士兵參加義和團,以端親王愛新覺羅·載漪為首的排外勢力在清政府內占據上風。各國公使眼看清政府已無法控制形勢,總理衙門也“無力說服朝廷采取嚴厲的鎮壓措施”,便策劃直接出兵干涉。5月28日,英國、法國、德國、奧匈帝國、意大利、日本、俄國、美國八國在各國駐華公使會議上正式決定聯合出兵鎮壓義和團,以“保護使館”的名義,調兵入北京,清政府被迫同意。5月30日至6月2日,八國的海軍陸戰隊400多人,陸續由天津乘火車開到北京,進駐東交民巷。隨后,各國繼續向中國增兵,各國軍艦24艘集結大沽口外,聚集在天津租界的侵略軍達2000余人。6月6日前后,八國聯合侵華政策相繼得到各自政府的批準,侵略中國的戰爭爆發。

1900年6月11日,英國海軍中將西摩爾率領八國聯軍2000多人強占火車由天津駛往北京。帝國主義的野蠻侵略,激起義和團堅決抵抗。6月12日,義和團與清軍董福祥、聶士成部聯合作戰,切斷侵略軍與天津的聯系。6月14日至18日,侵略軍被義和團群眾包圍在廊坊、落岱、楊村一帶,面對用近代槍炮武裝的侵略軍,義和團奮勇殺敵,視死如歸,不惜以血肉之軀與敵人拼搏,表現出極大的勇氣和愛國熱情,打死打傷敵軍300余名,西摩爾潰不成軍,被迫沿北運河退回天津,義和團粉碎了八國聯軍進犯北京的計劃。

6月中旬,侵華帝國主義海軍在沙俄海軍將領指揮下,聯合進攻大沽口炮臺,遭到守軍堅決抵抗,清軍共擊傷擊沉敵艦6艘,斃傷敵軍200余名。正當戰事激烈時,守將羅榮光不幸中彈犧牲,清軍失去指揮,大沽炮臺失守。在此前后,日本使館書記生在前往永定門接應西摩爾聯軍時被清兵當作間諜處死。德駐華公使克林德在東單牌樓行兇被守軍擊斃。21日,清政府向各國“宣戰”。

大沽口失陷后,俄、英、德、美援軍數千人,闖入天津海河西岸紫竹林租界,對天津城及其外圍發動猛攻,義和團奮起投入天津保衛戰。董福祥率義和團一部進攻老龍頭火車站,斃傷俄軍500余名,數度占領車站。張德成率義和團及清軍一部圍攻紫竹林,以“火牛陣”踏平雷區,沖入租界。聶士成部清軍堅守城南海光寺一帶。7月9日八里臺一戰,聶士成身中7彈,腹破腸流仍堅持戰斗,直至血竭而亡。14日,天津為聯軍攻陷。

8月4日,聯軍2萬余人由天津進犯北京。13日進至北京城下,進攻東便門、朝陽門、東直門。英軍率先由廣渠門破城竄入。14日,北京失陷。次日晨,西太后和光緒皇帝倉惶出逃。聯軍入城后,解除了義和團對東交民巷和西什庫教堂的圍攻,義和團被迫退出北京,轉往外地堅持抗擊侵略者。西太后在流亡途中,指定李鴻章為與列強議和全權代表,發布徹底鏟除義和團的命令,轟轟烈烈的義和團反帝愛國運動被中外反動勢力聯合扼殺了。

在美國的歷史記載里,稱這次軍事行動為中國解救遠征,中國則稱之為八國聯軍侵華戰爭。

導讀:《紐約時報》載:中國年輕的皇帝光緒陷入了極度的沮喪與憤怒之中,因為他的母親、中國的皇太后慈禧太后,于1898年9月22日上午再次結婚,她在一個名叫“新發”的小寺廟中嫁給了中國最具聲望的政治家李鴻章。

眼看著八國聯軍進北京,

眼看著義和團倒賣大師兄,

眼看著國會成立在大清,

眼看著慈禧太后失了蹤,

……

大清帝國的東南諸封疆大吏,對這一切都持消極態度。

之所以消極,是因為這些封疆大吏中,明白人居多。

慈禧太后居然一口氣向全世界十一個強國宣戰,這擺明了是發神經,大臣們不反對慈禧太后發神經,但你發你的神經就算了,少把大家全都扯進來。

遂有李鴻章密電各地督撫:

千萬秘密。廿三署文,勒限各使出京,至今無信,各國咸來問訊。以一敵眾,理屈勢窮。俄已據榆關,日本萬余人已出廣島,英法德亦必發兵。瓦解即在目前,已無挽救之法。初十以后,朝政皆為拳匪把持,文告恐有非兩宮所出者,將來必如咸豐十一年故事,乃能了事。今為疆臣計,各省集義團御侮,必同歸于盡。欲全東南以保宗社,諸大帥須以權宜應之,以定各國之心,仍不背廿四旨,各督撫聯絡一氣,以保疆土。乞裁示,速定辦法。

李鴻章的意思是,這大清國算是完蛋了,大家就甭指望了,現在大家只能靠自己,要小心別沾上義和團,讓他們將你們這些督撫賣給洋人,大家齊心協力,保住東南,算是給這個民族留下一點希望吧……這情形大家都是清楚的,可是這圣旨已經下來了,抗旨不遵,不妥當吧?

李鴻章笑曰:此乃亂命—慈禧太后精神錯亂時發布的命令,連這種命令都要執行,大家還長腦袋干什么?

于是各地督撫紛紛在由李鴻章、劉坤一、張之洞等元老級別的重臣們搞出來的“東南互保”協議上簽字,表明當地不介入這場亂子,由著慈禧太后一個人陪著洋人們玩去吧。

東南互保了之后,洋鬼子瓦德西找上門來了。

這一次瓦德西前來,卻不是讓李鴻章做皇帝的,他是來找李鴻章的麻煩的。

瓦德西命令李鴻章:請你們把慈禧太后交出來,她是戰犯,必須要接受懲罰!

各地督撫:戰犯……沒見到慈禧太后啊。

瓦德西:我知道慈禧太后就在你們那里,就在李鴻章的床上!

各地督撫:天啊……老瓦,有沒有證據啊,最好是照片什么的……

瓦德西:當然有!

于是瓦德西拿出來證據:《紐約時報》!而且是兩年前的舊報紙,所以瓦德西說李鴻章和慈禧太后已經搞了兩年了。

消息發自加拿大的溫哥華。

報載:中國年輕的皇帝光緒陷入了極度的沮喪與憤怒之中,因為他的母親、中國的皇太后,于1898年9月22日上午再次結婚,她在一個名叫“新發”的小寺廟中嫁給了中國最具聲望的政治家李鴻章。隨后,這對新婚的老夫婦乘火車前往天津度蜜月,為了防止他人追隨,他們還將沿途經過的鐵路均予拆除。

……這對吸引了全世界目光的新婚夫妻,他們將在旅順港口度過一段幸福的時光,據說,這樣做的目的不僅是為了避免皇帝本人的尷尬,也是為了消除另一位政治家榮祿的憤怒,盡管皇太后慈禧曾經兩次懷上過榮祿的孩子,但最終,這位風韻猶存的皇太后成為了李鴻章的個人收藏品……

各地督撫看了報道,無不目瞪口呆。

……居……然……有……這……種……事……

瓦德西糾纏了好久,大家才琢磨出有什么地方不對頭。

什么地方不對頭呢?

什么地方都不對頭!

那慈禧太后,竟然失蹤了!

莫非這老太太真的讓李鴻章藏自己被窩里了?

再想想不大可能,李鴻章再缺心眼,也不會收藏慈禧這老貨,再者說了,他真要是將慈禧弄自己床上去,光緒皇帝還不得活活打死這老頭啊!所以說,慈禧太后肯定是失蹤了,連洋人都找不到她了,所以才懷疑到李鴻章身上。

一時間,東南各疆臣如劉坤一、張之洞等人就樂了:哇,老太太失蹤了,太好了,這個老太太總算是失蹤了……那這個國家咱們怎么辦才好,要不然……要不然咱們選出個總統來如何?干脆利用這個機會把大清國改成美國那樣的民主制度得了。居然大家眾口一詞地推舉李鴻章來做這個大總統。

李鴻章大喜:怎么好意思,怎么可以這么搞呢……還是大家先投票吧,既然要選大總統,投票選舉這道程序就不能省……

于是大家就互相寫書信投票表決,中國太大,交通不便,這個投票的過程就比較緩慢,正投票之間,突然暴出大熊市消息—慈禧太后重出江湖,此時正在陜西山路上拄著拐杖飛也似的狂奔。

李鴻章一聽這個消息,當時就哭了。

完了,總統沒了不說,我他媽還得再回去賣國,我老李招誰惹誰了,怎么就這么倒霉呢?

這次短暫的民主進程,迅速消失在歷史的旋渦之中。

史料顯示,在公元1900年(大清光緒二十六年農歷庚子(鼠)年)至1901年這將近一年的時間里,苦難深重的中華大地上發生了驚心動魄的一幕,隨著一股股來自遙遠異邦武裝軍隊的悍然入侵,神州大地的空氣中硝煙彌漫,令人窒息的火藥味透出一絲令人感到不祥、不安的信息,預示著這一年注定是一個不平靜的多事之秋!發生在這一年里的驚天大事件被史家稱作“庚子事變”。

八國聯軍的戰艦在中國的內海耀武揚威、橫沖直撞,清軍的防守形同虛設,“銀樣蠟槍頭”一般中看不中用。八國聯軍憑堅船利炮強行進駐了廣州、福州、上海、煙臺、青島、旅順等各大港口,所到之處洋旗飄飄,強橫犀利的洋兵如入無人之境。接著,列強的兵艦沿著長江逆流而上,竟然游弋到西南沖要重慶;在北方的直隸、山東、山西等省,號稱“扶清滅洋”的義和團民眾、清朝八旗、綠營官兵協同作戰,與八國聯軍鏖戰正酣,敵我攪作一團,炮火連天,戰斗進行得異常激烈,雙方打得不可開交。

然而,看似慷慨激烈、英勇無畏的殊死較量背后,大清國軍民交出的戰績單卻令人汗顏:天津七月份淪陷于聯軍之手,帝都北京八月淪陷,慈禧太后易裝后率一部分朝廷要員和被打得七零八落、失魂落魄的參戰部隊倉皇西竄。明明是落荒而逃,卻美其名曰“西狩,”亡命逃竄被描述得好像悠哉悠哉去西部皇家獵場狩獵一般。中華語言的豐富多樣,辭藻之華麗溢美,令人嘆為觀止。

值此危難之際,清軍中最精銳的部隊“武衛右軍”卻在袁世凱的統領下按兵不動,龜縮在山東一隅作壁上觀。

那么,一路摧枯拉朽,橫掃清軍如卷席并大獲全勝的八國聯軍究竟有多少兵力呢?

根據各國參戰官兵的戰地日記以及諸國出版的戰后回憶錄統計,自聯軍占領天津衛后,八月十四日由天津向北京進發,各國集結總兵力約一萬六千人左右,由英國海軍中將西摩爾任統帥,一路氣勢洶洶的殺奔帝都北京而來。這區區一萬六千余人只用了十天時間便一路狂飆突進,以不可阻擋之勢攻陷北京,沿路設防的大清官兵一觸即潰,眼見皇都難保,大清國帝后被唬得腳底抹油,一道煙向西北狂奔逃逸而去。然而,據史料記載,不算外圍兵力,當時僅駐防北京的守軍就有武衛中軍、神機營、神虎營、滿蒙親軍等不下三萬人的兵力,這其中還不包括配合清軍作戰的大量義和團民。

八國聯軍中的意大利軍隊在北京附近遭遇清軍阻擊,受挫后曾一度無奈返回天津,卻無意中占領了天津附近一座幾乎無人值守的清軍武器庫,繳獲了該處存放的大量武器彈藥和作戰物資。清軍裝備的先進武器和各類軍用物資讓這些來自南歐亞平寧半島并“武裝到牙齒”的侵略者們驚呆了!這些當時世界上最新款、性能最優的武器讓意大利人艷羨不已,甚至自嘆不如。

為此領隊的意大利海軍中將西蒙事后寫信對英國公使說:(意軍繳獲的清軍武器)中包括“最新式的曼利徹式卡賓槍的型號,比聯軍中的奧匈部隊列裝的卡賓槍更為先進,似為剛出廠的新品;而克虜伯大炮比德軍現役的所有大炮口徑更大、瞄準更精、射程更遠、更為新式”。可見,甲午之戰后,經過李鴻章、張之洞等洋務派干臣的殫精竭慮、苦心經營下,清軍的武器裝備早已是鳥槍換炮,今非昔比,有了一個質的飛躍,尤其是按西法訓練出來的“新軍”列裝的武器性能比列強有過之無不及。

西蒙中將列出了一份長長的清單呈交聯軍指揮部:87毫米口徑的克虜伯大炮36門,大部分甚至還沒使用過。70毫米口徑克虜伯炮60門。勞登菲爾德速射機關炮各種口徑、型號126門,各型號、口徑克虜伯大炮、機關炮156門、挺。這些最新的、當時最先進的重武器甚至是簇新的,有些還未來得及拆封組裝。還有三萬枝貼有最新出廠商標的曼利徹牌毛瑟槍和來復槍,三萬把槍刺,堆積如山、品種繁多的軍品及其它物資,粗略的估算一下,價值約250萬英鎊。

西蒙以戲謔、調侃的口吻寫道:“戰斗伊始就意外繳獲清軍這么多先進武器,等于給聯軍一萬六千名軍人配備全副武裝還有富余,只可惜我們的士兵一人只有兩只手。”讓聯軍指揮官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裝備如此新式武器的清軍竟不堪一擊,戰斗意志薄弱,明顯訓練不足,紀律廢弛,士氣低迷,不言而喻,戰場上孰勝孰敗和武器裝備優劣與否有一定關系,但絕非克敵制勝的唯一要素。

以大清國新軍武器之精良,戰績卻如此不堪,看來,裝備先進武器、全盤西式訓練并不是戰勝強敵的唯一法寶。

一直以來,我們認為自鴉片戰爭以來,中國屢遭列強欺凌、羞辱是因為技不如人,所謂“技”指的就是武器遠遠落后于西人。然而,“庚難”時的清軍已全部列裝西洋最先進的武器裝備,由西洋教官親自訓練,謂之“新軍,”卻仍然一敗再敗,豈不怪哉?噫嘻!看來“唯武器論”不是決定戰爭勝負的唯一因素,亦或是另有玄機?

既然人數絕對占優,武器裝備甚至比八國聯軍更好,那么大清軍隊怎么就被八國聯軍輕易擊敗了呢?只能說是軍紀廢弛,士氣萎靡導致戰斗力極端低下而已!

先說說協助清軍作戰的義和團。義和團是一群迷信神功附體、刀槍不入的烏合之眾,他們揮舞著大刀、長矛等冷兵器沖鋒陷陣,在聯軍的優勢火力下幾乎不堪一擊,不是白白做無謂犧牲就是抱頭作鳥獸散,狂熱、愚昧被理性、科學打得原形畢露。史載,義和團認為鐵路、電線都是洋人帶來的邪物,禍害中國,于是扒路基、撬鐵軌、截電線,北京市民不分貴賤凡家藏洋書者,皆以“二毛子”罪名捕殺。

見識短淺鄙陋的慈禧竟認為愚頑蒙昧之團眾“民心可用,”義和團民在慈禧、剛毅等清廷高層的默許、慫恿下紛紛入京,在京城內四處筑壇焚香,供奉梨山老母、洪鈞老祖,以致煙熏火燎、霧霾滿城,夜晚則妖氛蒸騰,氤氳繚繞,凄惻迷離,像在鬧鬼。義和團大師兄如儺戲巫師一般縱躍作法,自稱不懼大炮,能避槍子,若有人質疑或嗤之以鼻,必厲加報復、凌辱甚至殺害,因此滿城百姓戰戰兢兢,緘默不語,只求自保。

而此刻的大清正規軍隊八旗與綠營是一支自中日甲午戰爭北洋水師全軍覆沒之后痛定思痛而全部效仿西方,裝備著花費巨額資金從西方采購回的洋槍洋炮,重金聘請德國、美國教官,按照西方特別是德國軍隊作戰方式訓練出來的新式軍隊,名曰“武衛軍”,連軍服都模仿德軍制服樣式。“武衛軍”分前、后、左、中、右五軍,每軍整編滿員達萬余人,堪稱清軍中的虎賁、嬌子。史載“庚子事變”前,戰斗力最強的袁世凱部“武衛右軍”奉命去了山東布防,宋慶的“武衛左軍”駐扎在山海關一線,武衛“前中后”三軍則部署在津京鐵路沿線,五軍互為犄角,形成拱衛帝都之勢,北京城中還有為數不少的宮廷衛戍部隊與滿蒙八旗親兵。

義和團“奉旨造反,扶清滅洋”事發后,各地無辜教民多被荼毒、劫掠,死傷頗重。北京城內的萬余官兵加上為數眾多的團民攻打只有區區一千洋兵守衛的外國使館區,架炮轟、步兵沖鋒、挖地道放炸藥、火攻,各種能想得到的戰法輪番折騰,槍炮聲噼里啪啦,晝夜不休,如“轉軸般”交替進攻,忙活了月余,使館區外死傷狼籍卻無法攻克,甚至使館區內各國館舍屋頂上插著的國旗雖彈洞累累仍屹立不倒,依舊呼喇喇迎風搖曳。清軍戰斗力之低下,指揮官無能、無方,戰法陳舊,兵員素質低劣不難想象,這難道不是絕大的嘲諷嗎?

《景善日記》載:“(我方)攻使館二十余日,來去如蝗,洋兵死者寥寥,義和團、甘勇數萬人死傷,骸骼狼藉,尸體堆滿東交民巷口”。參與圍攻使館區的有榮祿統轄的武衛中軍,董福祥的甘勇和少數神機營官兵以及義和團團民。盜匪出身的甘肅提督董福祥橫蠻粗鄙,率甘勇赴京勤王,卻指揮無方,有勇無謀,圍攻使館二十余日不能下,白白死傷眾多士兵的性命,而使館內守衛的洋兵則傷亡輕微。英國人濮蘭德評價道:“中國官吏無聯合之力,少任事之勇,缺愛國之心,雖事機危迫之時,恒畏縮不能振奮”。此語真乃不偏不倚,鞭辟入里,誠所謂“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所言非虛。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目睹兄弟部隊浴血苦戰,大敗虧輸,“武衛右軍”統領袁世凱卻坐山觀虎斗,不予增援,致使局面不可收拾,兩宮倉皇“西狩”逃竄,最后割地賠款,喪權辱國。

據事后統計,因八國聯軍攻陷帝都,王宮權貴直接或間接死難的有:

一位親王——載勛;三位總督——李秉衡、裕祿、廷雍;兩位將軍——壽山、延茂;一位大學士——徐桐;六位尚書——剛毅、崇綺、趙舒翹、啟秀、立山、徐用儀;還有之前在天津保衛戰中中炮殉難的直隸提督聶士成。這些人有死于亂軍之中的,還有幾位是自盡身亡,余下的是清廷為推卸責任或取悅洋人而誅殺的所謂主戰派。清軍兵勇、義和團民、普通民眾則死傷無數,據說傷亡多達數十萬人之眾。

令人難堪的是,有資料顯示,八國聯軍除最先參戰的一萬六千余人外,之后陸續增兵達七萬余人,事后統計只戰死七百余人,傷三百余人,和數不勝數的大清死難軍民相比簡直微不足道。一個個冷冰冰的死亡數字背后是一條條曾經鮮活的生命,都在“庚子事變”中化為齏粉。

“庚子事變”比北宋末年的“靖康之難”有過之無不及,為近代中國的奇恥大辱。事后,腐敗無能的清政府依據列強開出的名單挨家搜捕,共有120多位主戰的大臣作為“庚變禍首”被殺害。

看來,裝備先進的武器固然很重要,但擁有先進武器并不能保證戰爭勝利,而決定戰爭勝利的主要因素是人。那么,問題與癥結到底出在哪里?對此令人困惑的現象,梁啟超曾有一段精辟論述,可謂一語中的:“別國之民,且尊且貴過于王侯將相;而我國之民,且卑且賤皆奴產子也。設有戰斗之事,彼民為公產公利自為斗也,而中國則為奴為其主斗也。驅奴隸以斗貴人,焉得不敗?”公民為國而戰,也即為自己的利益而戰,奴隸則為主子而戰,骨子里卻不知為何而戰,奴隸焉有為國死戰之心?

如此看來,大清軍隊人數眾多,裝備也不輸八國聯軍,卻是一堆沒有靈魂的行尸走肉。兩軍交戰,即望風披靡,一敗涂地,看似偶然,實則必然。由魏源首倡的“師夷長技以制夷”,看似找出了中國長期積貧積弱的癥結所在,但國人要學習的不光是西方先進的科學知識,更有西方文明的精髓——人文思想。改變國民萎靡蒙昧狀態不光在于“師夷之長技,”更要“師夷之思想”,“師夷之教育,”國民的精、氣、神正是這個國家的精、氣、神,改變國民的精神面貌與整體素質的最佳切入點非教育莫屬,這才是民富國強的人間正道。

歷史如一面久經滄桑依舊光可鑒人的銅鏡,照之能正衣冠,明得失,知興替。它默默講述著這個古老民族的過去、現在以及將來,告誡著人們須學會反思、自省和糾偏,才不會迷失在重復、輪回的漩渦里無法自拔,是所謂前事不忘,后事之師也。

八國聯軍是指1900年(庚子年)以軍事行動侵入中國的英國、法國、德國、俄國、美國、日本、意大利、奧匈帝國的八國聯合軍隊。前期由英國海軍將領西摩爾率領,開始時總人數約3萬人,后來有所增加。此事件最后以中國戰敗,聯軍占領首都北京、清廷政府逃往陜西西安,談和后中國付出白銀4.5億為終。

八國以日本派遣的軍隊人數最多,派遣士兵23000人,軍艦18首,陸戰隊540人總派遣的軍隊人數為23540人,奧匈帝國派遣的人數最小只是象征性派遣75人,日本成為八國聯軍的主力。

由于西方傳教士、教民與一般民眾的沖突、帝后黨爭等等的因素所引起的義和團運動,導致部分中國民眾襲擊在華的外國人。而清政府面對列強要求剿滅義和團的態度又曖昧不明,因此幾個列強國家決定由自己出兵鎮壓義和團。在稍后的十幾天里,最可怕的事情是,清政府的正規軍,具體而言是董福祥率領的甘軍,直接參加了攻擊使館區的戰斗。也就是說,此刻的戰爭性質已經改變。如果說之前義和團攻擊使館區,可以解釋為“民亂”,那么清政府的正規軍有組織的進攻,只能被認為是清政府的行為。不顧國際外交準則,不顧自己曾經做出的承諾,公然襲擊他國駐在本國的大使館,其嚴重程度可想而知。這也是西方各國出兵的最直接理由,即已經是國與國之間的沖突了。

不過一般認為這些列強國家出兵中國的動機并不單純,表面上是維護本國在華人士的權益,實際上是趁機進一步剝削、掠奪中國的權益。

當時洋人干涉慈禧為首的清朝政府內政,慈禧太后為首的滿清守舊貴族強烈排外,甚至連基本國際關系準則都不顧,要把洋人全部趕出去,斷絕與外國的所有關系。這是激起當時重大變故的一個導火線,慈禧決定順應義和團“助清滅洋”,要將八國聯軍趕出中國而向八國聯軍宣戰,因而有了后來的八國聯軍進北京。

義和團運動發生后,帝國主義列強一再要挾清政府嚴加鎮壓。1900年4月,當義和團運動剛在北京近郊發展的時候,俄國駐華公使格爾思就向清政府提出,要趁義和團“還沒有強固和還沒有在集于北京周圍的大隊士兵中獲得信徒時,有力地將他們鎮壓下去”。英、法、美、德4國公使也聯合照會清政府,限“兩月以內,悉將義和團匪一律剿除,否則將派水陸各軍馳入山東、直隸兩省,代為剿平。”4月12日,俄、英、美、法等國艦隊聚集大沽口,再次照會清政府,警告若2個月之內不能將義和團鎮壓下去,則各國“聯合以兵力伐之”。5月間,義和團在京津一帶迅猛發展,許多清軍士兵開始同情并參加義和團,以端王載漪為首的頑固排外勢力在清政府內部占了上風。各國公使眼看清政府無法控制局面,便策劃直接出兵。5月28日,各國公使正式議定聯合出兵鎮壓義和團,隨即將這一決定照會清政府,并要求提供運輸便利。5月30日至6月2日,各國侵略軍400多人,以保護使館為名,分兩批乘火車由天津開到北京。6月10日,俄、英、美、法、德、日、意、奧等八國侵略軍2000余人,由英國海軍中將西摩爾率領,強占火車多列,不顧清政府反對,強行從天津開往北京。

西摩爾聯軍向北京進犯時,沿途遇到了義和團的堅決抵抗。在廊坊、落垡、楊村等車站,侵略軍遭到義和團痛擊。6月18日,董福祥的甘軍與義和團一起猛攻廊坊車站,殺傷敵軍多人。西摩爾被迫逃奔楊村車站,又被聶士成部清軍和團民包圍,死傷近40人,聯軍只得沿北運河乘木船向天津撤退,后被俄軍救出,逃回天津租界。西摩爾進犯北京計劃失敗。

當西摩爾聯軍在廊坊受阻時,大沽口外的俄國海軍中將基利杰勃蘭特向聯軍建議攻占太沽炮臺。大沽是天津的門戶。第二次鴉片戰爭后,清政府對大沽炮臺進行了修建和改建,南北兩岸共有炮臺4座。駐守大沽炮臺的是天津鎮總兵羅榮光部淮軍6營300人及1個水雷營。葉祖珪所率北海洋軍“海容”號巡洋艦1艘和魚雷艇4艘泊于白河口內。根據以往不平等條約,各國艦船可以自由出入白河口。1900年5月底,大沽守軍準備在白河口設置水雷,控制外國艦船出入。侵略者得此消息,乃于6月15日決定水陸兩路襲占大沽炮臺。他們于6月15日晚和16日夜出兩支部隊共約600人偷偷登陸,埋伏在塘沽車站附近和大沽炮臺后側。守軍于16日在白河口布設水雷,封鎖航道。16日下午19時半,聯軍向羅榮光發出最后通牒,說守軍布設以水雷和加強炮臺防御,“于我西人代平匪亂一事,實有不便”,限令守軍于17日凌晨兩點交出炮臺。羅榮光嚴辭拒絕,并立即傳令各炮臺準備戰斗。

1900年6月17日零時50分,距最后通牒限定的時間還有70分鐘,聯軍便發動了進攻。泊于白河的敵艦首先發炮轟擊南北兩岸炮臺,守軍被迫還擊。這時,集結在塘沽的聯軍分左中右3路攻西北炮臺。5時左右,西北炮臺失守。6時許,聯軍未遇抵抗進占北炮臺。然后,左岸陸路聯軍從北炮臺,聯軍艦艇從所在位置向南炮臺猛烈轟擊。同時,聯軍一部由北炮臺附近渡至白河南岸,從側后抄襲南炮臺。南炮臺守軍腹背受敵,彈藥庫又中彈起火,傷亡很大,只得撤退。至6時50分,大沽炮臺全部失守,清軍余部向新城方向退走。此次作戰,清軍擊沉擊傷敵艦6艘,打死打傷敵軍130余人。清軍傷亡700余人,羅榮光在退往天津后不久服毒自殺。

大沽炮臺的失守是由多種原因造成的。首先,清政府沒有對大沽的防御給予足夠重視,大沽守軍僅3000,還要分守炮臺、火車站、海關等地,在優勢敵軍的進攻下,守軍只能孤軍奮戰,最后不免失敗。其次,羅榮光備戰過晚造成被動。本來,在5月底羅榮光即有封鎖航道的計劃,但迄至戰斗開始前,才將水雷布設,而此時敵艦已進入戰斗位置。對偷偷登陸的敵軍也未能采取緊急措施,致使敵軍水陸夾擊戰術取得成功。其三、大沽炮臺雖疊經戰火,屢被攻破,但清政府沒有吸取教訓,在炮臺的構筑上不注意隱蔽、偽裝,炮位及軍火庫全部暴露在外,成為敵人的靶子。彈藥庫中彈起火,便無法繼續防御。痛定不思痛,不能從失敗中幡然醒悟,不思改進防御設施,即使守衛官兵再勇敢獻身,也難保重蹈失敗的覆轍。

幾乎與大沽之戰同時,天津城內也爆發了戰斗。6月15日晚,盤踞在老龍頭火車站(今天津站)的沙俄侵略軍向義和團發動襲擊,義和團也出動400多人奮起反擊侵略者,天津保衛戰由此揭開序幕。天津附近各縣的的義和團民聞訊,紛紛趕來支援。6月17日晚,從大沽登陸的侵略軍乘火車開往天津,同守護天津站的清軍發生戰斗。曹福田聞訊,率領大隊團民前往支援。經激戰,打死打傷敵人500余人,迫使敵人退往租界。此后幾天,增援的聯軍不斷進入紫竹林租界。于是,清軍和義和團開始圍攻租界。

6月21日,清政府對各國宣戰。6月22日,清軍開始和義和團一起圍攻租界。但由于清軍只是向租界發射炮彈,沒能給敵軍以重大殺傷。相反,聯軍于27日集中3000兵力,攻占了天津城東面的清軍主要軍火補給點東機器局。6月底,調赴天津的各路援軍陸續趕到。至7月初,在津清軍共2.5萬人,各種民眾武裝約萬人,能參戰的義和團則多達5萬人。此時,在大沽登陸的聯軍約有1.4萬人,已抵天津租界者約8000余人。士成、馬玉昆商討作戰計劃,決定對租界之敵實施“三面進攻”計劃。其部署是:由義和團曹福田部及武衛左軍馬玉昆部從北向南進攻老龍頭火車站,奪回東機器局,并相機從北面進攻租界;由義和團張德成部及淮軍羅榮光部、練軍何永盛部,從西面進攻租界;由駐南門外海光寺一帶的武衛前軍聶士成部,從西南面進攻租界,其余各營機動。

三面進攻開始后,馬玉昆部從北面炮擊租界和老龍頭火車站,義和團組織了多次沖鋒,迫使守站俄軍一度退出,聯軍乃增派日、英、法軍前往死守。從7月7 日至11日,義和團和清軍幾乎每天都組織數百人規模的沖鋒,給敵人以重大殺傷。在西面,張德成部義和團與部分清軍于7月5日晚在靠近租界的馬家口同聯軍激戰,殲敵甚眾,進至租界邊緣。7月6日,義和團以火牛數十只為前驅,踩爆聯軍埋設的地雷,隨即發起沖鋒,一度沖進租界。在西南面,聶士成部于7月6日在小西門圍墻土臺上安置火炮,轟擊租界,聯軍五六百人被迫藏于跑馬場的地道內。當晚,聶士成部進駐八里臺、跑馬場等地,次日又攻至租界南部外側的小營門一帶,給租界造成很大威脅。7月9日,聯軍為解除聶士成部炮火的威脅,向租界西南發起反攻,聶士成率部與聯軍激戰,被敵炮擊中,因傷勢過重陣亡。此時,清政府準備與侵略者妥協,議和之聲傳遍天津,嚴重影響了軍民的抗敵意志,加上在連日的進攻作戰中,清軍讓武器簡陋的義和團打頭陣,義和團傷亡很大,使天津抗擊聯軍的力量日漸削弱。相反,聯軍卻從大沽源源不斷地涌入租界。至7月12日,租界的聯軍已增至1.7萬人。于是,聯軍開始由防御轉為進攻。

7月12日,聯軍決定分兩路攻天津城。一路從白河東岸向北進攻三岔河口水師營炮臺及天津城東北,切斷河東清軍及義和團與城內的聯系,此路聯軍約3000人。一路進攻天津城南門,兵力約4500人。

當時,清軍各部大都駐守在城外各地,城內駐軍很少,而且建制雜亂,沒有統一指揮,也沒有堅守防御的準備。義和團則分散于城內外各地,也沒有統一的指揮。

7月12日夜,白河東岸的聯軍向北進攻。13日上午,聯軍炮擊城東北壕墻外的火藥庫,引起爆炸。聯軍趁機強攻清軍陣地,清軍向北郊潰退。聯軍進抵東北城下。白河西岸的聯軍也于13日向天津城南門進逼。南門外清軍奮起抵抗。14日,聯軍攻入城內。義和團與進城之敵展開巷戰,打死打傷敵軍數百名,但終于經不住敵強大炮火轟擊,被迫后撤。聯軍則北上配合城東北的聯軍夾攻水師營炮臺。該處的義和團和部分官兵,在腹背受敵的情況下仍大量殺傷敵人,最后才撤出陣地。當日,聯軍占領天津,洗劫全城。在城內抗擊的義和團大部慘遭殺害,退出城外的義和團又遭幫辦北洋軍務大臣宋慶所部的屠殺,傷亡數千人。而駐守城外的清軍2萬余人卻在敵人攻城時臨陣脫逃。裕祿于城破前一天即隨宋慶一起逃往楊村,馬玉昆部則逃往北倉,只有義和團始終頑強戰斗。

天津保衛戰最終失敗了,失敗的原因完全是因為清政府的以戰求和政策和前線指揮官畏敵怯戰。本來,天津義和團和部分清軍官兵在圍攻紫竹林租界時,殺敵熱情很高,戰場形勢也很有利,從兵力對比上也占絕對優勢。但恰恰在戰斗最關鍵時刻,清政府轉戰為和的態度日漸明朗,派中日戰爭中不戰而退的宋慶來天津充當裕祿的助手就說明了這一轉變。宋慶一到天津,便大肆鎮壓義和團。在戰斗中,清軍讓義和團打頭陣,自己卻從背后射擊義和團。這一卑劣行徑,極大地破壞了天津的反帝愛國形勢。加上指揮戰斗的裕祿等人,沒有堅守天津的決心,遭到進攻便棄陣西逃,使聯軍在2天內即攻占天津全城。

聯軍攻占天津后,各國侵略軍對全城實行分區占領,并成立以俄、英、日3國為首的天津都統衙門,對天津實行殖民統治。

天津失陷后,清政府一面命令從天津撤離的部隊在北倉、楊村等地設防,一面調派其他部隊增強北京及其附近地區的防御。京城內有駐軍六七萬人,還有5萬義和團在京內。總計京津一線,清兵力在10萬左右,義和團7萬左右。

聯軍占領天津后,繼續調兵遣將,準備進犯北京,至8月初,聯軍在津兵力已達3.4萬人。8月3日,聯軍擬定了集中兵力攻占北運河兩岸各戰略要點,最后奪取北京的作戰計劃。

8月4日夜,聯軍集中1.8萬人從天津出發,沿北運河兩岸向北倉進犯。8月5日2時許,聯軍進攻清軍第1道防御陣地劉家擺渡、韓家樹、火藥局等據點,清軍潰退。5時左右,第1道防御陣地完全被敵攻破。聯軍繼續進攻清軍第2道防御陣地。聯軍一部繞至清守軍馬玉昆部后,使其腹背受敵。在聯軍前后夾擊下,清軍且戰且退。附近義和團數千人趕來助戰,雖然給聯軍以不小打擊,但也沒能阻住聯軍進攻的勢頭。上午9時,北倉防線及北倉據點全部落入敵手。此戰,聯軍亦付出了死傷600余人的代價。8月6日晨,聯軍乘勝分路進攻楊村的清軍陣地。駐守此地的宋慶軍一觸即潰,與北倉退下來的馬玉昆殘部一起退往通州方向。直隸總督裕祿逃至南蔡村后自殺。8月8日,南蔡村失守。

在清軍丟失北倉、楊村前,清政府命巡閱長江水師大臣李秉衡統率各地來的勤王師前往河西務防御。8月6日,李秉衡率軍離京,8日至河西務。9日晨,清軍尚未構筑完防御工事,聯軍即已包抄過來。李秉衡督各路清軍迎戰。但有的部隊稍戰即潰,有的部隊雖作戰勇敢卻因兵力不足而無法擊退聯軍的進攻。馬玉昆率殘部路過河西務,卻遇敵不戰,一直潰逃到南苑。李秉衡目睹數萬清軍不戰而逃,極為憤概,卻又無法阻止。8月10日,李秉衡退至張家灣,次日自殺。聯軍次日奪占張家灣,并派兵襲擊通州。通州守軍棄城而逃。8月12日,聯軍不戰而取通州。在短短8天之內,不足2萬人的聯軍連續攻占數萬清軍防守的北倉、楊村、河西務、通州等戰略要地,直逼北京,這是清軍被失敗主義所支配的結果。除少部清軍和少數將領及義和團英勇抗敵外,多數清軍將領都是一觸即潰甚或不戰而退。兵敗如山倒。李秉衡雖有決心,卻也無力回天,因為軍心已散。

通州失守后,清軍7.8萬人齊集北京與義和團5萬余人共守北京。8月13日夜,聯軍1.5萬人分3路冒雨進逼北京;l路從通州經八里橋、關東店攻朝陽門(日軍);1路沿通惠河北岸經八里莊、郎家園攻東便門(俄軍);1路沿通惠河南岸經蘇家溝、關廂攻廣渠門(英軍),另有3000聯軍從天津出發,以為后援。

俄軍先頭部隊于8月13日午夜到達東便門,隨即攻城。守軍和義和團頑強抵抗。俄軍只得向日軍求援,日軍派部分兵力助攻。14日凌晨兩點,東便門失守。日軍于14日上午8時在朝陽門、東直門外開炮轟城,遭清軍炮火還擊。董福祥得知上述3門被攻,乃急調廣渠門守軍往援。上午1l時左右,英軍抵廣渠門,乘虛攻城,于14時進入城內,15時抵達使館區。俄軍在美軍配合下于14日午后進入城內。進攻東直門的日軍用炮火和炸藥轟塌城墻,于21時許占領東直門,接著北占安定門,南攻朝陽門,于22時許破門進入城內。

8月15日晨,聯軍進攻皇城東華門,慈禧太后于驚恐之中挾光緒皇帝出逃,分別著青衣素服,同載瀾、載漪、奕勖、剛毅等王公大臣及太監李蓮英,從西華門至德勝門,經頤和園、居庸關等處逃出北京,從懷來、宣化、大同到太原,最后逃亡到西安。

聯軍進城后,守城清軍大部潰散,只有義和團和部分愛國官兵筑起街壘,繼續同侵略軍戰斗。8月15、16日,聯軍攻占各城門和紫禁城,17日占領全城。聯軍縱兵搶劫3日,中國“自元明以來之積蓄,上自典章文物,下至國寶奇珍,掃地遂盡”。隨后,聯軍設立北京管理委員會,將北京劃為11個區,分區占領。9月25日,聯軍總司令瓦德西到達大沽,10月17日進京,設總司令部于紫禁城的儀鑾殿。此時,聯軍兵力已逾10萬,駐京聯軍超過3萬。為脅迫清政府屈從,聯軍還四出攻城略地,擴大侵略。俄軍、德軍、英軍占領北塘、秦皇島和山海關等地,控制從北京到山海關的鐵路線。聯軍還于10月20日從京津各地派兵攻占了保定、正定。聯軍繼續向山西進攻,直攻到娘子關、固關。11月,德、意軍攻占北京以北的宣化、張家口等地。至此,聯軍經過數月的攻掠,控制了南至正定、北至張家口、東至山海關、西至娘子關的直隸四周要隘。

在聯軍的強大攻勢面前,清政府徹底屈服。早在北京陷落前,清政府即任命李鴻章為議和全權大臣,從廣東進京與列強談判。8月24日發布上諭,允準李鴻章便宜辦事,會同慶親王奕勖迅速辦理和局。9月7日,慈禧太后發布剿匪諭旨,正式下令“痛剿義和團”,將義和團斬盡殺絕,以此向帝國主義侵略者作為求和的表示,義和團運動就是這樣在帝國主義的血腥屠殺和清政府的欺騙、出賣下悲壯地失敗。

1901年9月1日,經過列強將近1年的爭吵,《辛丑條約》簽訂,奕劻和李鴻章代表清政府簽字。條約規定中國向各國賠償白銀4.5億兩,分39年還清,年息4厘,本息共計9.8億兩;拆除大沽以及大沽至北京的炮臺;北京設使館區,使館區及北京到山海關鐵路沿線由各國駐軍;永遠禁止中國人民成立或加入具有反帝性質的各種組織,違者處死;改總理衙門為外務部,班列六部之首。《辛丑條約》的簽訂,標志著中國完全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

八國聯軍軍事行動,以清政府與總共十一個國家簽訂“辛丑條約”為終。其中規定清政府賠款白銀4億5千萬兩(四億五千萬即當時中國總人口,以示每人一兩,達羞辱中國人之意),分三十九年付清,被稱為庚子賠款。聯軍占領北京后,對北京皇城、衙門、官府大肆掠奪,因而造成大量中國文物和文化遺產(包括故宮,頤和園,西山以及圓明園)的失竊、破壞。

在戰爭中,俄國出兵侵占中國東北全境,這也為日后的日俄戰爭埋下了伏筆。

從客觀角度上來說,八國聯軍事件加速了清王朝的滅亡。后來美國為了從知識和精神上支配中國,向清政府減少了約1千萬兩白銀的賠款。退款主要用于中國向美國派遣公費留學生,清華大學也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建立的。美國的兩次退款,產生了很大的國際影響。加上第一次世界大戰后,中國也涉足于戰勝國的地位,各國都表示愿與中國“友好”,以便用和平的辦法維護和擴張其在華利益。所以都緊步美國的后塵,紛起退款。這一方面間接促進了中國向西方學習的進程,另一方面加強了列強對中國的控制。

標簽:八國聯軍  聯軍  侵華  侵華戰爭  戰爭  過程  
圖片推薦
    世界十大邪惡妖怪盤點 最后一個太邪惡了

    世界十大邪惡妖怪盤點 最后一個太邪惡了

    這個世界很大,各地的風俗也不盡相同,但令人驚訝的是,盡管有那么的不同之處,很多國家間卻又有很多相同的地方,比如妖怪的傳說,雖然妖怪的形象各不相同,但卻是真真實實的存在者,小編先前給大家講過很多中國的神
    中國天津西青區 出現元寶狀方圓麥田怪圈

    中國天津西青區 出現元寶狀方圓麥田怪圈

    麥田怪圈 根據谷歌公司全球衛星圖片制作的模擬圖 ,一片毫不起眼的農田,從高空觀察卻是一幅有規律的幾何圖像,這種被稱之為麥田怪圈的現象,發生在天津西青區的村子。    谷歌地球看西青 發現農田奇怪圖案
    最瘋狂的打賭:把老婆都輸掉了

    最瘋狂的打賭:把老婆都輸掉了

        男子打賭隆胸在1996年,加拿大的魔術師Brian Zembic和人打賭,他要是敢去隆胸,并且保持一年的話,就能拿得10萬美元。Zembic果斷的同意了,在隆胸的時候發現醫生也
    1995成都僵尸事件,三具清朝古尸一夜間不翼而飛

    1995成都僵尸事件,三具清朝古尸一夜間不翼而飛

    1995成都僵尸事件在當時引起了巨大的社會恐慌,尤其在民間被以訛傳訛,越傳越離譜。據說成都考古隊在發掘了三具清朝古尸后,一夜之間古尸全部不翼而飛,后來有很多人被僵尸咬死,接連傳染,被稱為1995成都僵
    盧綰是怎么落得叛國身死的下場的?

    盧綰是怎么落得叛國身死的下場的?

    說到盧綰其實大家都知道這個人,他和劉邦的關系可不一般的,他們是同鄉的好友,而且可以說幫助劉邦推翻了秦朝的統治了,但是大家也知道了盧綰最后的下場了,話他竟然落得了一個叛國的下場了,那么這到底是為什么哦呢
    揭露照片中“鬼魂”的真實面目

    揭露照片中“鬼魂”的真實面目

    元靈  這種元靈霧氣是鬼影中最常見的一種。事實上,元靈是攝影師呼出的水氣凝結后反射了閃光燈而形成的。在陰冷的教堂前院中捕捉鬼魂蹤影的攝影師們會特別小心這種效果,同樣為了防止霧氣的影
    中國歷史上四大千古奇謎是哪幾個?

    中國歷史上四大千古奇謎是哪幾個?

    中國是一個擁有著幾千年歷史的文明古國,在整個中國歷史的長河中,有著數不清的歷史謎團。這些謎團知道現在,科學家們也無法做出正確的解釋,有可能要等到未來多年后,科技更加發達的時候才會知道真相。那么今天我們
    窗戶突然從21樓掉下 砸死女外賣員

    窗戶突然從21樓掉下 砸死女外賣員

      4月5日中午,武昌區興國南路東湖復地國際小區二期一業主家裝修,窗戶突然從21樓掉下,砸中一名女外賣員,女子不幸當場死亡。 [yao_page]   下午2點,楚天
你是怎么知道眾人趣的?
  •   
  • 聯系QQ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在線留言
    文章調用
    保存到桌面